期货公司能配资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资讯 查看内容

小说:重生回犯错之初,她要好好守护丈夫守护这个家

2020-04-17| 发布者: 乌海信息网| 查看: 135| 评论: 1|期货公司能配资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她居然重生了!重新回到她开始犯错误的那一年,她重生回到了那个家,那个只有赵护国的家。带着疑惑她慢慢的......




















她居然重生了!重新回到她开始犯错误的那一年,她重生回到了那个家,那个只有赵护国的家。
带着疑惑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注视着昏黄的屋顶下是黑色的蚊帐,她艰难的转过头注视着坐在对面的两个人。
“让你不要动她,你偏偏不听,如果赵家给了钱还会少了你的好处吗?”李娜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进了宋莲凤的耳朵里,她心理因为过于震惊吓的跌下了床。
这边这么大的声音当然惊动了对面两个,李娜匆匆忙忙跑过来,看到她醒了一脸看到钱的惊喜,连忙扶着她起来。
“我让你死,你明天就等着嫁人吧!如果你有这心思死的话不如想想你那宝贝弟弟!”一番话骂骂咧咧加威胁,然后拉过一脸看到宋莲凤就流口水的李子,凶巴巴的说:“你克制点,等明天拿到了钱还怕找不到一个漂亮的媳妇吗?”说完拉着他走了。
宋莲凤紧紧拉着被子,身抖个不停。李娜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把她威胁的话听进去了,所以又坐到一边喝茶去了。
她记得明明自己病倒在那间无人能知道的小屋里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重生了,难道老天愿意在给她一次弥补的机会,想到这里她的心理就一阵阵高兴,突然额头传来了一阵阵火辣辣的痛,她摸了摸,那里凸起一个包,对了,她突然想起来了。
记得二伯母,不,现在她已经不是她的二伯母了,记得李娜这个女人把她从家里骗出来,与她的弟弟狼狈为,没有想到途中发生了意外。
她那个弟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见到宋莲凤长的漂亮在半路上想暗中逼迫她,宋莲凤气不过一头撞在上了墙,那个李子也被吓到了,赶紧去找李娜,所以才有现在这么一出,为了怕赵家和花家知道,他们在途中的旅店请了医生看了,为此花了几个钱,李娜那个女人又是心痛又是生气但是都忍住了。
后来进了花家她又拿弟弟威胁她,她不得不妥协。为了怕她半夜逃跑,李娜自己一个人守在这里说是陪嫁,可是她忍不住了到了半夜的时候忍不住打了宋莲凤几下,宋莲凤是痛的昏昏沉沉的,才有了现在重新醒过来的宋莲凤,这个时候应该是为了准备明天的婚礼了,一想到今生可以在嫁给那个男人一次她就热泪盈眶,心理充满了兴奋。
“你给老娘老老实实的嫁进赵家,如果你要是做了什么事情小心你弟弟。”威胁的话再一次说完就扔给了她一套半旧的红色的连衣裙。
就这样匆匆忙忙的替她梳了一个头发,绑了两条麻花辫垂在后面,昨天额头受了伤用刘海遮住了,弄好之后在她耳边了一朵在路边摘的红花,打扮完一看她的心理气的咬牙切齿,想在掐她的时候外面有一个人喊道时间到了。
他们这是在花二娘的家里出来的,过了一个门就进入赵家了,赵护国此时刚刚从部队里赶了回来一听到自己的父亲赵浩说要他结婚,气打不处来,他虽然年纪大,但是不至于没有女人要吧。
他是军人倒是不害怕,这几年也习惯了,可是他怕连累人家大姑娘啊!想要拒绝的时候被赵浩按住了,看到父亲沧桑的面孔他停住想拒绝的话。
刚刚好这时候新娘从外面被花伯母扶着走进来了,后面还跟着看热闹的乡亲们,在看看花伯母身边的人,他的心就被什么刺到似的,本来想拒绝的心理看到新浪在加上父亲的沧桑,这时候变成了他无言的情意。
“娃让你受委屈了,本来应该让护国出去接你的,可是他今天早上才刚刚从队伍回来也没有来的及准备什么,只是请乡亲们喝几杯,你不会在意吧!”赵浩说完不仅老脸红了,这一次为了这个姑娘他也花了很多钱,可是本来想缓缓的等护国回来过几天再说,可是女方的亲戚一直催,所以才会那么匆忙,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李家姐弟已经拿着钱跑路了,就连喜酒也来不及喝。
宋莲凤一听到这个声音,心理充满了温暖,这个是她未来的公公,记得上一世这个老人跪着求她,让她放过赵护国的儿子,放过他的孙子想到这里她就一阵阵愧疚,到后来他临走的时候还把她和赵护国叫在身边,让赵护国不要负了她,那个时候的她心理一直想着外面的男人,想着离开这个家也没有去管他。
很多道理她现在才明白,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她经常在想,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那么愚蠢,好人与坏人也分不清楚,就这样被人骗了,怪谁?怪自己愚蠢还是阅历少,可是这一些都是无法预料的,不是吗?
赵浩身边站着两个女孩,两个都是她的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了,二女儿还在读书中,不过宋莲凤只知道害羞,没有看到旁边两个人,女婿刘震在外面帮忙呢!
她进来一直低着头,所以所有的人都看不到她的情绪,听到赵浩的问话她才抬起来,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宋莲凤摇摇头,咬着贝齿一看到赵护国灼热的眼神,害羞的低下了头,上一世只是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凄惨,没有注意,没有想到这一世果然有什么不同。
站在赵护国旁边的赵二柱一看到宋莲凤眼睛也直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漂亮的女孩子,就是本村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一听到旁边的人一个个的说赵护国现在幸福了,他的心理就极度不平衡,为什么有好的事情都是赵护国的,为什么自己就永远在他之下,为什么?
赵护国可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原本抗拒的心理一看到宋莲凤都化为乌有了,在看着所有的人一直盯着她看,好像有什么宝贝的东西被人似的,大步流星走过去抱起她就往东屋走。
前的衣领,的肌肤,粗重的气息让宋莲凤手脚发软,后面传来了一阵阵吆喝的声音,还是花二娘反应过来:“新娘进家门,祝新郎新娘新婚幸福。院子里摆了喜酒,大家去院子里喝酒吧!”
赵护国把宋莲凤抱进他的新房,一路上粗重的气息一直喷在宋莲凤的脸上,宋莲凤感觉到心理的紧。
赵护国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宋莲凤看着如此熟悉的新房心理一阵阵幸福的感觉,新房里墙上贴着大红的双喜字,挂历上显示的日期为”xx年3月1日星期四”,左边是窗帘为求喜庆用的还是粉红色的纱布,窗口左边是一张书桌,桌上摆满了水果、糖还有两只红色蜡烛放在中间,书桌的右边是两张椅子。
赵护国也看着这间布置一新的新房,宋莲凤想到他也和自己一样,第一次进入这间新房呢。没有想到他赵护国也有这么一天,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小媳妇,对,以后他就是自己的小媳妇了。她也在看着这间新房,而且还微微笑着,想必她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吧!
赵护国长得不像赵浩,他长得比较英姿飒爽,长期的训练让他充满了阳刚之气,虽然脸上被晒的黝黑,但突出、清晰的轮廓,鼻梁无一在刻画着这个男人的优势。
“我叫赵护国—”赵护国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宋莲凤眼睛乱转就是不敢看他,虽然他已经成为她的丈夫了,接着她就在心理狠狠的鄙视一下自己,不见得自己上一世的害羞这一世害什么羞,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想到这里她转过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口说:“我叫宋莲凤,今年....17,过几天就18了...”
赵护国一听到他居然才17岁皱了皱眉毛,又听到她说快18才舒展开来。聊不到一会,花二娘匆匆忙忙走过来了,说道:“护国你怎么还坐在这里,赶紧去洗一个澡换一身衣服出去招待客人了,放心啦,你媳妇在这里一定不会跑的。”说完笑着看了满脸红花的宋莲凤,宋莲凤脸更红了,就连赵护国也是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了。
赵护国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出去招待客人,宋莲凤一个人坐在新房里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不一会儿花二娘去而复返,笑着端了一碗米汤给宋莲凤,暧昧的眼神让宋莲凤只发盹。
“莲凤啊,这是护国让我给你送的,赶紧吃吧!”宋莲凤在花二娘的微笑下接过汤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喜酒一直喝到了众人满意才散了,不过赵护国也喝醉了,被人抬进新房了。这一次因为是临时接到家里的信,信里也没有具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才匆匆忙忙的赶回来,就连队友也是不知道他今天结婚的,一起跟过来的副队长赵二柱已经回去了,所以没有人闹洞房。
那是谁愿意难为一个新娘子,等他们出去以后赵护国眼睛一下子就张开,宋莲凤一秒前还在帮他擦脸,突然下一秒跌入他的怀抱里,她羞涩的望着他,眼前的男人哪有一脸醉态,不过那双灼热的眼神倒是让宋莲凤突然全身有一点热。
宋莲凤抱着肥皂味的被子呜呜的哭了出来,看到这满屋的东西,虽然简单但是看的很亲切,很安心。
听到这边的声响,从对面的屋奔出来的人看到她们跌倒在地上也被惊吓到了,连忙把她们扶起来。
“没啥事吧?娃没摔到吧?”这是宋莲凤的公公,一五十多岁的庄稼人,黑黑的皮肤,浓眉大眼,昨天只顾害羞了,还没有认真看人呢。
宋莲凤心里一暖,她又想起上一世无论她做错什么,这个父亲总是一次一次的原谅她的无理取闹。
所以这一世一定好好孝顺这个老人,也爱这个家,打定注意的她身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
“爸你不问俺摔到没有,俺刚才摔的可疼了。”旁边的女孩子是赵家的小女儿,比宋莲凤小一岁,只见自己的父亲不心自己吃醋了。
“爸我没事,你还是看看丽雯是不是摔到了。”宋莲凤赶紧表示自己没事,不然的话等一下小姑发起难来那可不是盖的。
赵浩白了小女儿一个白眼,转过身温柔的交待宋莲凤:“娃阿,嫁到咱家来就是一家人了,按说你们刚刚新婚,但是护国这孩子突然接到任务天没亮就走了,你……”
“爸您刚才不是说了嘛!一家人咱不说两家话。”宋莲凤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还是红了一下。
赵浩见没有什么问题了,哼着歌说是出去打一斤酒庆祝一下,小姑想去被他拦了下来,宋莲凤好笑的看着赵浩走远的背影。
赵家只有三个儿女,大女儿嫁给了隔壁村,叫赵丽枝,家境也不怎么好,经常要娘家接济,上一世宋莲凤就经常拿这个作为借口来吵架,赵护国排行,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还有一个小女儿赵丽雯,今年十六岁比宋莲凤小一岁。
赵浩的妻子三年前得病去了,赵护国又参军在外,所以这个家老的老,小的小过的很据紧。
农村人最怕的就是饿肚子,吃不饱,所以但凡有这样的家庭别人都不愿意把女儿嫁过来,这也是赵护国为什么到二十六岁还没有娶妻的原因。
唉,一家有一家的难处,生活在那个时代不是吃不饱,就是穿不温,要不就是二样都没有。
宋莲凤的父母是一对既恩爱而又有点文化的农民,没有想到的是她母亲得了绝症,家里为了给母亲治病也欠了很多钱,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父亲外出打工了,留下她照顾母亲。
更没有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她的父亲为了给她母亲凑集医疗费从工地上摔死了,母亲因为接受不了而逝世。
二伯父也有自己的儿女要养,开始的时候靠的是父亲的赔偿金没有给他们姐弟脸色看,但是生活久了也会有的,即使宋莲凤多么的努力,做多少农务活也改变不了被二伯母买掉的命运。
想到这里宋莲凤开始担忧起自己的弟弟了,虽然知道他后来跑过来找她,不过那时候她没有想那么多,她不喜欢这里所以是连夜偷跑离开的,以至到后来被人……
赵浩看到桌上只有这些吃食脸红的说:“娃将就的吃吧!等猪圈里的猪养骠了,就可以换吃的了。”
赵浩刚说完话,赵丽雯就不满的大叫道:“爸您不是说等猪养大了买了钱给俺交学费吗?”
赵浩不满的朝她瞪眼“女孩子家家的读那些书干啥?俺一辈子没啥文化不也把你们三兄妹养大了吗。”
“爸,您怎么可以这样说,俺要读书。”赵丽雯是气愤的,为了娶这个女人进门他们家足足要饿上很多年,还有她把她攒的压岁钱也拿出来了,就为了哥哥能娶媳妇,可是如果是这样就算了,还要剥夺她读书的权力,那她可是不肯的,都是这个女人。宋莲凤知道读书的重要,上一世这小姑为了这个家早早就退学赚钱了,这一世说什么也不能这样做。
“爸没事,等把猪养大了给丽雯交学费吧!您看我们家要是真的出一个读书人,那不是羡慕死别人了嘛。”
赵丽雯顿时眉开眼笑的为宋莲凤夹菜,其实那有什么菜阿,不过是往她碗里多夹一些花生罢了。
新婚第三天下午宋莲凤红着脸把被子拆开来拿去洗的,幸好当时赵浩不在,不然她得羞死。
上一世他们的新婚夜是在彼此折磨下过的,当时她气不过被二伯母骗婚,在加上心里上的恐惧,拼了命的反抗,对他又是打又是踢,最后是在他的最大忍耐下和她的哭泣声结束的,当时没把身边的男人吓死,也不懂安慰她,只会轻轻的拍着她,随后又想起前两天洞房的时候那种甜蜜真的差别很大,也许是她的心态不一样了吧。
其实那男人对她已是很温柔了,哪个男人新婚夜不是猴急猴急的,那会在乎新娘子的感受,何况是农村思想。
“嫂子你怎么那么早起来?哈欠……”宋莲凤见她很困的样子不由疑惑的问道:“昨晚没有睡好吗?”
赵丽雯又打了一个哈欠,流泪的眼睛才回答:“昨天那些碗给忘记洗了,那些都是跟邻居借的,把这茬给忘了,嘿嘿……”赵丽雯转过身看着背后没人然后才小声的说:“昨晚就是洗这个了……不能让爸知道,等一下又要说俺了。”
“没事,嫂子你那时不是在睡觉吗?怕打扰你,而且这本来就是俺做的,俺是贪玩才忘记了。”
宋莲凤心里突然有一股暖流,直达心里,比别人多活一世的她此时此刻才觉得这一世比上一世还要幸福,也许是心态变了,不过那些算不了什么,因为她决定要在这一世好好生活着。
白皙的皮肤下是一张瓜子脸,瓜子脸下是一双闪烁的媚眼,樱桃似的嘴唇,配上长长的头发,在加上身材又高挑,有说不出的美丽与狐媚。
再说赵丽雯小孩子心也没有想那么多,宋莲凤能感觉出来周围有很多不善的目光,但是只要他们没有那么过份也不好说什么,不然不是丢脸不丢脸的问题了。
“哎,丽雯和你嫂子送完碗赶紧回去吧!”隔壁的花二伯娘趁空隙赶紧拉赵丽雯到一旁说。
宋莲凤是知道这二娘的,那是他公公堂了又堂的堂兄弟媳妇,上一世没少为他们家的事心。
“你说你这蹄子平时多聪明,这会怎么犯糊涂了。”花二伯娘是想和宋莲凤说的,不过怕就是宋莲凤是自己想出来的,毕竟是新媳妇也不好说啥。
宋莲凤走过去把碗递给花二娘,诚心的说:“多谢二伯娘,还是您老想的周到,这一路上我也被那些人瞪的……所以还要麻烦您老帮我们把这些碗送还给邻居,成吗?对,我帮你带二虎子吧!”
无视外面那些男人直接的眼神,“哐……”的一声把门关紧了,在心理无奈的叹息一声,看来以后要低调一些。
“吱呀吱呀……”旁边发出的声音让宋莲凤回过神,一看到二虎子睁大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直盯着她看,这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给了花二娘老两口带,也是一个可怜的娃。
“伊呀伊呀……”二虎子吹着口水对着宋莲凤一阵说,把宋莲凤逗乐了,搬来一张凳子坐在院子里和他玩了。
宋莲凤心里有一股温温的,如果她和他的孩子一定也长得和二虎子一样可爱吧!所幸一切来的及。
玩了一会,二虎子也饿了,宋莲凤把他抱进自己屋的床上,为防止他摔下床中间还隔了二个枕头,这才放心的去厨房加热盛一些早上剩下的粥给他喝。
等弄得差不多了宋莲凤急急忙忙的往西屋而去,走到门口听见里面传来小孩的笑声…等等…怎么还有男人的笑声,家里人出去了,会不会?
宋莲凤的心都提到嗓子里去了,把碗搁在地上,拿起放在门口的扫帚,紧住,轻轻的打开门,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
她看到床头站着一男人,从身形看不像公公,当即什么也不想,拿起扫帚用尽全力就往男人背后打过去。
那个男人早有察觉,只见他身形一闪避开了扫帚,而宋莲凤却是用了全身的力气被人这样避开难免会摔倒,就在此时男人慌忙之中稳稳当当的抱住了她。
宋莲凤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神,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心不由自主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刚才后怕的情形让她现在四肢已软弱无力,只好依靠在男人怀里。
宋莲凤顺畅一下呼吸,手脚因为刚才的惊吓还是软弱无力,身边男人粗重的呼吸直往她鼻孔里钻。
宋莲凤闻到这熟悉的味道心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安定,是的安定,那是这个男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宋莲凤怎么觉得赵护国比前两天更加英俊了,长期的训练让他充满了阳刚之气,虽然脸上被晒的黝黑,但突出、清晰的轮廓,的鼻梁无一在刻画着这个男人的优势。
宋莲凤站在他面前更加显现出她的与美丽,身高只到他的膛,赵护国看着怀里的妻子,前二天莫名慌乱的心此时此刻才安静下来。
“那个……我可以下来了。”说完离开了赵护国的怀抱,赵护国还是有点失望的,毕竟这美人在怀里的滋味太美好了,而且又是他老婆,不过他还是怕吓到她,因为一想到他们的新婚夜他就很惭愧。
“爸和丽雯呢?”赵护国一想到刚才妻子居然拿扫帚出来防卫,心里就有一阵后怕,这真要是别人怎么办,当即也不敢想下去。
“爸应该是出门了,丽雯把碗送还给邻居,对了是花二伯娘帮的忙,我帮她看着二虎子。”宋莲凤一边回答一边喂二虎子喝粥。
“你…不是有任务吗?”宋莲凤对他的称呼还是有一些别扭的,上一世他们经常吵架所以见面也说不了几句话,都是名字直接吼的,这一世决定要好好了解这个男人,好好爱他,也爱这个家,所以说什么都要改变。
宋莲凤接过鱼顺便和赵浩说一下,只见赵浩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刚刚好,我们爷俩可以喝一杯。”
上一世赵护国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吧!不过等到见到她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了,那时候她醒过来见到赵护国满脸疲惫,眼睛里布满血丝,见到她像看到敌人一样。
确实后来听赵丽雯说赵护国对待那些人就像对待敌人一样,残酷无比,想到这宋莲凤打了一个冷颤,不是为赵护国对待那些人怎么样,而是那些人怎么折磨她,想一想都害怕,要不是自己逃跑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到后来赵护国悉心的照料自己,也没有说抛弃自己,可见这个男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要是别的男人老婆被别人这样污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等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对对……宋莲凤看到对面一双心疼的眼神,再看看一双小手被一双大手包裹着,心理顿时温温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冒出来了。
赵护国见自家媳妇被自家妹子说的脸红耳赤,自家妹子还在旁边笑,他的老婆还是很害羞的。
“不准欺负你嫂子。”说完板着脸走出了厨房,赵丽雯也不生气冲他的背影扮了一个鬼脸,走到宋莲凤身边直笑。
“这是肥猪、还有一些青菜,大姐和大姐夫拿过来的,等下她说过来厨房搭把手,今天咱家的客人还真多。”
“菜那么快就炒好啦!弟媳手真快,哈哈……丽雯赶紧端上桌吧!午饭爸说摆在西屋粘粘喜气。”
赵丽枝有点给这个弟媳一下马威,可惜宋莲凤只是朝她笑笑然后点点头。“大姐过奖了。”然后盛饭去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乌海信息网 X3.2期货公司能配资  © 2015-2020 乌海信息网版权所有